现在时间:
 
我用家庭疗法帮助杨某摆脱法轮
参加法轮功活动竟然是这结果
邪教制造的集体自焚事件(图)
愿付出一切 只为你归来
历史上的今天:替邪教招魂的俄
举报邪教最高奖30万元 可通
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
李洪志说这些是真的吗?
广东茂名市开展反邪教宣传和走
香河一女子“四进宫” 宣扬邪
法轮功自焚事件有什么警示(图
你看“主佛”的脸
“神韵演出”为何不受欢迎
美媒:神韵演出是场“古怪组合
张志安:“大法”害妻子成了“植物人”  发布时间: 2014-1-3 12:24:21

来源:凯风网  作者:张志安(口述)水心   日期: 201413

我叫张志安,54岁,肃宁县尚村镇赵河村人,常年在建筑队当瓦匠师傅。妻子田艳香,朴实善良,在家打理农活,照顾一双儿女,日子虽谈不上富裕,但也过得有滋有味。

  199810月的一天,我和妻子刚刚种完小麦回家,三个邻居到我家来串门,唠着唠着她们就说起了“法轮功”。其中一个叫张香菊的说:“李洪志大师八岁就修炼圆满,具有大神通,修炼他的法轮功不仅能强身健体,还能上层次圆满。我前一阵得了一场大病,县医院都没治好,就是练功练好的。”妻子听了张香菊等人的话后,立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,并和她们交流到天黑,三个人临走时,还送给妻子一本叫《转法轮》的书。我本来不信她们说的那一套,但由于妻子一个人打理7亩地的农活,时常感到腰酸背痛,便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没有进行阻止。

  从那以后,妻子每天都去找那几个邻居学功法,没事就捧着《转法轮》看,慢慢的地里的农活她打理的少了。一段时间后,她跟我说,这些日子没感觉到腰酸背痛,看来法轮功确实不错。我告诉他,这不是练功的作用,而是由于你每天下地少了,不干累活的缘故。但是妻子不听劝告,我心想,别为这事闹意见,只要她高兴就行。

  渐渐地妻子越来越忙,每天一大早就和一帮功友集体练功,晚上一打坐就是半宿,白天也挤时间学经文、看《转法轮》,一心扑在学法练功上,农活、家庭都抛在了一旁。我找来孩子的舅舅劝他不要再练了,但是她却告诉我们,师父说“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,才能上层次”,你们阻拦我修炼就是魔,大舅哥一看劝不了,一生气就回家了。

  19997月,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,妻子想不通,认为自己练功做好人没错,还是偷偷与功友聚会,并在李洪志经文的鼓动下,四下“弘法”,背地里到处散发传单,宣传大法“消业祛病”、“圆满飞升”的言论。由于深信法轮功“消业祛病”的理论,妻子有病从不上医院,更不去打针吃药,只是硬撑着,一直寄希望于通过虔诚练功消业治好身上的疾病。

  妻子像着了魔一样痴迷练功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时不时的说自己头疼,不舒服,但是我一说要带她去医院检查,她就愤怒的说我有“师父”法身保护,“师父”会给我“消业”,你带我去医院会增加我的“业力”。看着妻子咿咿呀呀说头疼的频率越来越多,我从村子里叫来了面包车硬是拉着她去医院做了检查,医生检查说她有脑出血的先兆,必须住院治疗,妻子看拗不过我就勉强答应住院治疗,可是趁我和医护人员不注意,她自己拔掉了针头,这样三番五次后我只好把妻子接回家进行调养。

  回到家后,妻子依然每天打坐练功,精神状况也越来越差,一开始还能喊自己头疼,后来看到她眼里无神,意识都不清楚,说话也是含混不清了。我担心妻子病情恶化,又一次拉着她去医院看病,一路上她说不出话来,用手微微比划表达着不想去医院的样子。到了医院,医生诊断说我妻子是脑血栓,必须抓紧时间治疗,可是没治疗多久,妻子拒绝治疗,没办法我只好把妻子又一次接回了家。

  直到2008年底,妻子时常感到右侧身体麻木、无力、活动不便,我多次劝她再去医院检查,她都态度坚决就是不去。面对我不断的劝说,后来有一次她急了,说:“师父说过,‘人有病是因为业力造成的,要治好病就必须消业’‘人一有病就吃药或采取各种办法医治,就会把病又压进身体里去了’‘要想消业袪病,必须修炼,其他任何办法都不行’”我一看实在拗不过她,只好作罢。

  20094月的一个晚上,我和妻子在家吃晚饭,突然她右手端的碗掉在地上,我赶紧问她怎么回事,她“唔唔”说不清话,我立时感到情况不妙,赶紧叫来村里的人把她送往医院,在去医院的路上,妻子一直努力地摇着头,嘴里还“啊啊”的喊,不想去医院,我知道再也不能耽误了,强行把她送到了县人民医院。经检查,医生说我妻子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,如不及时治疗有可能造成大面积栓塞,导致有生命危险,得赶紧住院治疗。经过十几天的治疗,妻子的病情明显好转,身子和腿脚都不麻了,说话也清楚了。但她不认为这是医院的功劳,而是默念“师父”“法身保护”救的她,一有亲朋来看她,就和别人说法轮功救了她的命。一天,她趁我没注意,自己偷偷跑回了家。

  此事过后,她练功一点也没有收敛,时间不长又和原先的功友聚在一起,继续早出晚归发放所谓的“弘法”资料,我劝她服用医生开的药,但是她就是不听,并威胁再说吃药的事就离家出走,吓的我再也不敢说了。三个多月后,她又开始感到头晕目眩,站立不稳,我对她说:“咱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,别耽误了治病。”她着急地说:“你别瞎说,这是“师父”在为我“消业”,考验我,等过了这一关,我马上就会“上层次”,很快就会功德圆满,你不练功你不懂。”

  2009812日,恶运再次降临,妻子正在炕上打坐练功,突然说头很痛,还感到特别晕,说完就大口呕吐。这下可把我吓坏了,赶紧拨打了“120”。经诊断是脑出血,在医院治疗了半个多月,花费了4万多。妻子命虽然保住了,但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。现在的妻子,整天双眼紧闭,全身不能动,只能靠流食和输液维持生命。

  妻子如痴如迷执着的“大法”,却害她成了一个“植物人”,我们一个好好的家庭,就这样被法轮功毁了。

 


上两条同类信息:
  • 邪教温柔的刀刺向青少年
  • 无可狡辩的“铁证”(图)

  • 青ICP备12000417号 Copyright@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反邪教协会 版权所有

    网址:www.qhfxj.com  地址:青海省西宁市海湖新区科技馆  电话:0971-6318092